铁道兵啊铁道兵!——写在收到洪承惠老师寄赠的《成昆铁路纪实》及纪念章之后

原标题:铁道兵啊铁道兵!——写在收到洪承惠老师寄赠的《成昆铁路纪实》及纪念章之后

我到洪承惠老师寄赠的《成昆铁路纪实——成昆铁路大会战》、《成昆铁路纪实——铁道兵决战成昆线》及两枚成昆铁路纪念章己多日了。我自然应当阅读,写读后感。无奈,身心俱疲,望书兴叹,今天将早几年写的介绍这套书的文章重新转发。

铁道兵撤编后,有一大批人在做铁道兵历史的研究、铁道兵精神的传播。有铁道兵,也有铁道兵之外的社会有识人士,比如几天前我收到话剧《八百里高寒》编剧董妮老师留言该剧巡演的时间表。他们都是宣传铁道兵的功臣。这些为铁道兵树碑立传的人,千辛万苦,呕心沥血,写书,做网络媒体,举办活动……应该有更多的人来关注他们,记录他们艰辛的劳动,以及所产生的良好的社会影响。

我也注意到,一直有战友在撰写为铁道兵事业殚精竭虑、忘我工作的人。无庸讳言,这些文章,限于作者年岁大,又缺乏深入采访的条件,大都是抽象而抒情的印象记,虽则真诚、真情,下足功夫,但也难以表达这些“功臣”的辛劳与精神之万一。

比如,洪承惠,复旦大学的学生,入伍当铁道兵,修成昆线年时间搜集、整理、采访、写作,为写书建“成昆微信群”多方征询意见,终于完成80万字的鸿篇巨制。

洪老师78岁了。他携夫人来北京参观铁道兵纪念馆见过一面。仅图书岀版,我曾帮助策划,联系出版社,就费尽周折。他从萌发写书的念头,到图书出版发行,用尽了一生的积蓄。我们这些局外人怎么能够想象得到这背后一一他的白发增多几许、身患疾病,曾有几次危殆、布局谋篇有过多少不眠之夜……我们知之甚少甚少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德国最新一代战车家族精益求精生存能力达到世界最高水平
Next post 致敬荣光!启东市检察院举行“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颁发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