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十万彩票筹家底:大英博物馆的英雄莫问出处

本文节选自《大英博物馆的故事》,作者:[日]出口保夫,译者:吕理州,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1712年,52岁的汉斯·斯隆向纽黑文子爵买下伦敦郊外切尔西的宏伟庄园。这座庄园建于16世纪,有一座又广阔又漂亮的庭园。

斯隆在布鲁姆斯伯里的私邸已经有堆积如山的收藏品,后来他便将很多收藏品搬到切尔西的豪邸。

斯隆也担任皇室的御医,56岁时,被授予准男爵(Sir)的头衔。67岁时,因为牛顿去世,斯隆继之担任皇家学士院院长的要职。1748年,乔治王子(后来的乔治三世)夫妻驾临切尔西的豪邸参观斯隆的收藏品。

当时斯隆豪邸被称为“博物馆”和“图书馆”,收藏有大量的博物资料和书籍、手抄本。他把博物资料分类收藏在三个房间,图书数据则分类摆在六七个房间。

博物资料除了祖母绿、黄玉、紫水晶、蓝宝石、石榴石、红宝石、钻石等宝石,种种矿石,以及罕见的昆虫类、各式各样的贝壳、珊瑚类标本,也有动物标本,总共2万件。

古美术的收藏则有埃及、希腊、罗马、英国、美国、日本等地的文物,总共数千件,各种古硬币有32000件,绘画和素描作品也有300件。乔治王子看到这些数量庞大的收藏品,说:“在英国能够看到这么珍贵的收藏品,真是令人高兴至极。这是国家级的资产,如果能永远成为国家文化遗产,对你来说也是更大的荣耀吧。”

从幼年起,我即对植物和其他自然物怀有很强烈的探究心,投入许多努力与金钱,经过长期岁月,在我国和众多国家搜集到无数奇物珍品……

这封长遗书最后注明,要将这些贵重的遗产全部捐赠给国家;不过,希望国家能够赠予他两个女儿每人各1万英镑。

斯隆没有子嗣继承财产,只有两个女儿塞雅拉和伊丽莎白,分别嫁给乔治·斯达里和卡德甘。他基于对女儿的爱,向政府要了2万英镑送给女儿。

斯隆在临死前几年,每天坐着轮椅从这个房间转到另一个房间,查看他一辈子搜集来的文物与书籍。1753年1月10日,斯隆因器官衰竭 ,生命垂危。第二天,即1月11日,在家人与友人、博物学者乔治·爱德华的围绕下,斯隆与世长辞。他的遗体葬在切尔西旧教堂。

斯隆爵士去世16天后,他的遗书公开了,收藏品中某些特别贵重的物品暂时放在英格兰银行的仓库保管。

1753年3月19日,西敏寺召开议会讨论国家是否支付2万英镑来接收斯隆在遗书中交代的收藏品,议会最终同意支付。6月7日,议会向国王提出设立大英博物馆的法案,立即获得国王乔治二世的支持。

1753年6月7日,国王在饰有皇室纹章的宝座就座,左手边分列着身着正式服装的政府高层官员和康巴兰德公爵等贵族,由书记官颂读法案。法案的内容大致是说,为了有效使用政府获赠的汉斯·斯隆和罗伯特·哈雷(Robert Harley)的手写原稿收藏品,以及科顿图书馆与其他收藏品,应该成立一般展示馆。

斯隆去世后不到半年,他的遗言得到履行,议会决议付给他两个女儿共2万英镑,并接收他的收藏品。

1753年12月,为了筹设大英博物馆召开了理事会。下议院议长、坎特伯雷大主教、皇家学士院院长、法务部长、最高法院院长等知名人士被指名为理事会成员。斯隆爵士去世后,大英博物馆的筹设事宜之所以能如此顺利地进行,一方面固然是这批收藏品非常优秀,具有国家级文化遗产的价值;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斯隆在生前已向相关人士打点过,因而国王乔治二世与王子都很积极地支持大英博物馆的设立。

而英国设立博物馆的计划早在16世纪伊丽莎白时代就已经开始实施,主要是以当时伦敦塔所收藏的王室图书馆为基础,而且已经对外开放一部分。

但是正式以博物馆为名的文化研究机构一直到1677年才出现,牛津大学由伊莱亚斯·阿什莫尔(Elias Ashmole)开设了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这可以说是首开先例。

理事会在设立大英博物馆之际,就决定除了汉斯·斯隆的收藏品之外,也要一并收藏颇获好评的罗伯特·科顿爵士的书籍,以及牛津伯爵哈雷的手抄本等收藏品。

科顿家族是与王室颇有渊源的名家,从第一代的罗伯特到第三代的托马斯·约翰,连续三代积极搜集贵重书籍、手抄本、原稿,包括《林迪斯法恩福音书》、古诗《贝奥武夫》的手抄本、有名的《大》现存4部中的2部,加上价值数十万英镑的古代货币,这些收藏内容丰富,可与斯隆的收藏品平分秋色。它们长期保存在科顿家族的图书室。科顿家族早就想将这些伟大的文献资料贡献给社会。

不过,科顿家族之所以允诺献出图书收藏也可以说是理事会挑对时机。理事会开出的条件是通过发行彩票筹资1万英镑支付给科顿家族。

除了这两大收藏品之外,博物馆另外又增加一项贵重的图书资料——哈雷收藏品,即牛津伯爵罗伯特·哈雷生前搜集的书籍和手抄本。哈雷是辉格党的政治家,担任过首相。哈雷在社会上的名声毁誉参半,但是他拥有高尚的文学品位,被当时的文人笛福、斯威夫特等赞誉为最有德有能的政治家。他搜集的书籍和手抄本多达6000册,其他还有14000件专利权状与500件文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书籍和手抄本都是由一流的书籍装帧设计师克里斯托弗·查普曼(Christopher Chapman)和托马斯·艾略特(Thomas Elliott)用摩洛哥皮、俄罗斯皮和达斯金皮等豪华皮革装帧。

罗伯特·哈雷搜集的书籍和手抄本由儿子继承后,又增加了4万件庞大的政治传单文件,连那位刻薄的评论家约翰逊大博士都赞不绝口,说“这项收藏品超越了往昔任何图书馆”。

大英博物馆筹设理事会得到议会的支持,决定比照科顿家族,同样付给哈雷家族1万英镑。由于国家预算并不充分,为了获得这三大收藏,议会考虑发行彩票筹措10万英镑的资金。

18世纪40—50年代,英国由于多次与西班牙和法国交战,国家支出颇巨,借发行彩票来筹措资金并不罕见。在泰晤士河上建西敏寺桥和黑衣修士桥(Blackfriars Bridge)时,也是借发行彩票来弥补。当时曾有人揶揄西敏寺桥是“愚蠢者的桥”。但是对于设立大英博物馆的计划,大家尊敬有加,没有人说它是“愚蠢者的博物馆”。

1张彩票3英镑,就当时而论,买得起这么昂贵彩票的人应该属于富裕阶层,但是10万英镑的彩票几乎销售一空,议会最终筹措到95000多英镑的资金。或许这可归功于英国人向来就喜欢赌博。但是大英博物馆的设立,光靠国家预算支持是不够的,还必须依赖发行彩票,这是严肃的历史事实。比起今天日本国家预算的一半必须靠国债填补要好多了。

大英博物馆在选择展示斯隆、科顿、哈雷三大收藏的展示处和建筑物时面临很大的挑战。

第一个方案,西敏寺宫殿是现在国会之地,地点上最理想,但是建筑费估计要五六万英镑,实在过于高昂,只好放弃。

第二个方案,白金汉宫当时还不是王室的宫殿,是白金汉公爵在伦敦的私邸。但是由于它的购买费用高达3万英镑,因此最后也放弃了。

结果,蒙塔古豪邸因为只需1万英镑,而且又得知还另外加上三分之一的白金汉宫,因此被认为是最适合改建为大英博物馆的地点。

值得一提的是,白金汉宫于1762年成为王室所有,改建后于1775年成为皇宫。如果当时白金汉宫被选为博物馆,一定会比现在的博物馆还宏伟,即使与卢浮宫美术馆相比也丝毫不逊色。但是白金汉宫因此就不会成为皇宫了,历史的选择真有趣。

就我个人而言,大英博物馆没有设于白金汉宫是好事。如果现在的白金汉宫成为大英博物馆,博物馆就会像是大英帝国的象征。但大英博物馆原本是以一介普通平民汉斯·斯隆的收藏品为基础设立的,因此具有平民风格的地点应可说是最佳的馆址选择。

被考虑为馆址首选的蒙塔古豪邸,价格与场所都很理想,尽管蒙塔古公爵被批评“像黑社会帮派似的赚钱,像绅士般的花钱”。他结过三次婚,第一任妻子是寡妇,第二任妻子是蠢妇,最后一任近似疯妇。总之,蒙塔古公爵声名狼藉。但是18世纪欧洲贵族的品行大概都是如此,理事会在选择地点时,并没有考虑个人品行的问题。

蒙塔古公爵在伦敦还有白邸、布鲁姆斯伯里豪邸,在白金汉郡和北安普顿郡也都有宏伟的私邸。卖掉大罗素街的私邸,对他来说丝毫不是问题。

成为博物馆的蒙塔古豪邸,南侧面对大罗素街,一进门是座相当大的前庭,北侧是比前庭大两倍的。在前、中间,是一座四方都是红砖的建筑物,以《佩皮斯日记》闻名的塞缪尔·佩皮斯写道:“全英国都没有这么棒的建筑。”建筑物的本馆是一栋两层楼的建筑,不过还有地下楼和顶楼,所以实际上有四层楼。一楼和二楼是展示室,本馆的左右呈翼状朝东西方展开。

这座建筑物原先是贝德福德王储的私邸,1677 年以皮埃尔·皮奎特(Pierre Paul Puqet)的设计来建造,但是不久就因火灾而烧毁,蒙塔古公爵买下那块地,于1686年重建。建后经过67年,17世纪法国样式的建筑物已经相当老旧。

蒙塔古宅邸面对大罗素街的南面,内庭有美丽的科林斯风格柱廊,在正门处,有漂亮的圆屋顶风格八角形楼阁。

本馆内部的中央部分是大厅,有以大理石铺造的美丽台阶,天花板和墙壁饰以法国画家查尔斯·德拉福斯(Charles de la Fosse)以豪华笔触画的酒神巴克斯(Bacchus,即狄俄尼索斯)的祭典、太阳神之子法厄同的神话故事、恺撒凯旋等历史画。佩皮斯描述的本馆是如此富丽堂皇,当初装潢时,一定是想要设计成法国风格。

铺着平板石的前庭虽然不怎么宽广,在本馆后面却有广达7英亩的庭园,称为“大庭园”。加上北侧一带尚未都市化,苍郁的森林和田野向北延伸到汉普斯特德山丘一带,呈现着现在完全无法想象的奢侈自然风光。

大英博物馆开馆时,一、二楼展示室只有24间。一楼部分主要是收藏斯隆与科顿的书籍,达10万册。二楼则以斯隆、科顿、哈雷的手抄本为主,博物资料只有6间展示室。当时为了节省费用,有些收藏品是直接使用斯隆和科顿用过的书架或书箱来展示,而新的展示柜和书橱则是红木制作的。这传统持续到现在。

24间展示室收藏的展品分成三大部门。(一)图书部门:10万多册的书籍。(二)自然史部门:植物、生物等标本的博物资料。(三)美术古董部门:大多数的古硬币和纸币,以及希腊罗马时代的壶等文物。

展示室一楼有11间,二楼有13间,参观者在导览员的带领下,以团体方式参观。首先从正面玄关、饰以美丽壁画的阶梯开始行进,按照下列顺序逐室参观。

要详细列出展品的内容有些困难,以斯隆的收藏来说,就有伊朗银制镶嵌天测仪、美国土著居民的彩笼、古代亚述帝国的狗形浮雕石板、阿散蒂(Ashanti)族奴隶的大鼓、35万年前直立人的旧石器、17世纪约翰·迪博士用于魔术的水晶球,还有黑脉金斑蝶的标本等引人注目的文物。

尤其是蝴蝶的标本,全世界只发现过这么一只,可以说极其珍贵,这是斯隆以4000英镑高价购得的。试想,1万英镑就可以买下蒙塔古豪邸,4000英镑是多么惊人的高价呀!现在这件标本不在大英博物馆,1883年以后就被搬移到自然史博物馆。

另一件有趣的事是斯隆搜集的直立人石器,他购买时原本以为那是古代大象的牙,但是今日的专家经过鉴定,断定其是旧石器时代(50万年前)的手斧。这件石器现在仍展示于博物馆二楼的史前时代展示室。

除了斯隆的收藏品之外,科顿的第2展示室还有著名的《林迪斯法恩福音书》抄本。第13展示室的古董品室有3件迪博士写上咒术文字、蜡制的魔法圆盘。

但是整体来看,此时三分之二的展示室是书籍和手抄本,而且根据当时的参观者叙述,其他展示室不是塞满展品,就是空空荡荡。

大英博物馆就这样把收藏品分配到一楼及二楼展示室,其中有10万册图书资料,为了开放给研究者翻阅,特地将阅览室设在本馆西北侧边缘的地下室。这间阅览室尽管备有辞典等参观书籍,但是空间太小,只能容纳8人使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彭中天:关于南昌文旅融合一二之我见
Next post 继网游史上最贵装备卖出1500万RMB后梦幻西游又出天价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