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一时的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幸存者索赔百万失败因毁容无工作

她失去母亲,失去容貌,失去工作,好似这些都不足以惩罚她开车门做出下车决定的错误;

“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这场1死1伤的人间悲剧,最终被演绎成一场闹剧。

2016年6月,“老虎伤人事件”事发前一个月,事件当事人赵婧带着2岁多的儿子来到北京。此前,赵婧和儿子一直居住在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的父母家中。

因为赵婧的丈夫刘行在北京工作的缘故,两人婚后一直聚少离多,结婚4年多两人相聚的时间屈指可数,每年只有几次见面的机会,为此夫妻俩商量一方到另一方城市工作并定居,最终赵婧放弃了在当涂的主管工作,带着儿子来到北京与丈夫团聚,并在北京找工作。

来到北京不足半月,因为丈夫刘行经常出差,赵婧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实在有些吃不消,之前在当涂老家时都是她的母亲周琴帮忙带的。

“老虎伤人事件”发生后,回忆起因为救自己而丧生在老虎嘴下的母亲,赵婧说她很后悔把母亲叫来北京,说如果自己能够再能干一些,就不会让母亲过来,这样母亲也就不会出事。

23日这天,因为是周六的关系,赵婧放假在家且刘行也刚刚出差回来,所以两人便合计着母亲周琴来北京也有一段时日,还没有带母亲好好逛一逛,看一看北京,便想着趁今天都有空带着母亲周琴和儿子,一家四口一起出去好好玩一天。

因为只有一天的时间,加之还带着孩子,于是在跟母亲周琴商量后,前一天晚上他们初步选了游乐园和动物园这两个地方,后来经过一番商量,他们选择去动物园。

当时离他们家最近的动物园就是车程仅十公里的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所以他们便决定第二天,也就是23日去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玩一天。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位于北京市延庆区八达岭镇,也就是在举世闻名的八达岭长城脚下,是中国最大的山地野生动物园,占地6000余亩,拥有百余种近万头野生动物。

与普通的动物园不同的是,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的一大特色,就是可以自驾游进入猛兽区,与老虎、狮子等来一个近距离的接触。或许,当时的赵婧一家就是基于这个特色,再加上距离较近,这才选择来到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游玩。

到达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后,因为开车来的关系,刘行和赵婧没有选择更换动物园配备的猛兽区游览观光车,而是选择以自驾游的形式进入猛兽区游览,当时开车进入猛兽区的是赵婧。

来到猛兽区入口处,动物园工作人员依照园区规定向坐在驾驶员位置的赵婧递来一份《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要求赵婧查看后签字。

这份责任协议书约有300字,写有进入猛兽区后注意事项:“本园区散放的动物均属野生动物,具有相当野性”;“进入猛兽区必须关好,锁好车门、车窗,禁止投喂食物,禁止下车”。

事后赵婧说:因为后面有很多车在等着入园,工作人员也在催促她赶快签字,所以她并没仔细去看这份责任协议书,且误以为这只是个关于车辆的登记表,因此她随意瞄了一眼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没有想到这是一份责任协议书。

赵婧一家人坐在车上开心地看着附近走动的各种猛兽,一家人有说有笑地走过了棕熊园、狮园、马来熊园、孟加拉虎园等猛兽区一大半路程。

因为开车许久的缘故,赵婧有些吃不消,于是她便与丈夫刘行在中途的休闲小广场换了位置,让丈夫刘行开车,自己则坐在了副驾驶位。

在休闲小广场稍作休息,吃了点东西后,赵婧一家人再次出发,朝着还未观光的东北虎园和豹园开去,并很快来到了猛兽区的倒数第二站,也就是东北虎园。

为了更好观察东北虎,他们一看到东北虎便会停车,就这样走走停停,一路缓慢向前开去。

此时,因为车子走走停停的关系,赵婧开始有些晕车,头晕且想吐,很是不舒服。

于是,她便跟丈夫刘行提议等走出东北虎园后,在缓冲区内换下位置,重新由自己开车,因为她开车就不会晕车。

从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后来向外界提供的视频资料可以看到,还没有走出猛兽区,赵婧便忽视园方的提醒,打开车门,擅自在猛兽区内下车。

就在赵婧下车的那一刻,一只老虎突然出现在赵婧的后方,此时从视频可以看到赵婧下车后便没有立刻回到车上而是站在驾驶员位置停顿了一会,据事后赵婧自己说她当时跟丈夫刘行攀谈了一会儿。就是这么一耽搁,意外发生了。

此时的赵婧不知道的是,在她下车的那一刻,身后就有一只老虎盯上了她。之后,视频显示就在老虎冲上来的那刻,赵婧转了一下头。

据事后赵婧说:她转头是因为跟在后面的汽车突然猛按喇叭,起初她以为是后面的车示意他们赶紧开走,所以她才转头向后车示意,表示自己会尽快走,后来她才知道后车不是因为他们挡路才按喇叭,而是在提醒她后面有老虎,叫她赶紧上车。

据事后事故调查组的调查,当时赵婧下车后,景区3号巡逻车恰好在其车右前方,看到她下车就立即用车载喇叭警示喊话要求其赶紧上车。

在赵婧转头的那一瞬间,老虎猛地扑向她,在强大的冲击力下,赵婧瞬间被扑倒,之后老虎咬住她的腰部,将其拖出了视频画面。

据赵婧事后回忆,当时她最后的印象停留在被老虎拖走的那一刻,她连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因为极度的疼痛昏迷了过去。

昏迷之后的赵婧没有看到的是,在她被老虎拖到13米外的平台上,另一只老虎撕咬她的右脸时,她的丈夫刘行冲了下来,她的妈妈周琴也从车上冲了下来。

面对着老虎这样的猛兽时,她的母亲周琴好似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丝恐惧之心,眼见自己的女儿被老虎拖走还被撕咬,她没有任何的犹豫,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当即就冲上平台,用右手拼命地拍打那只正在撕咬自己女儿赵婧的老虎,希望着能从虎口救下女儿。

就在她拍打那只老虎时,另外一只老虎突然张口血盆大口咬住了周琴背部右侧,第三只老虎冲过来咬住周琴的左枕部并用力甩着自己的头,很快周琴便停止挣扎,没了动静。

周琴用自己的生命最终救下了自己的女儿,因为老虎都被周琴的动作所吸引,昏迷的赵婧这才得以逃过一劫,没有命丧虎口。

“为母则刚”,面对着老虎这样的猛兽,寻常人别说是冲上去,恐怕就连与它对视几眼的勇气都没有,可是我们从周琴身上却看不到一丝的恐惧。

为了从虎口救下自己的女儿,她勇而无畏。抛开其他一切因素不谈,周琴用自己的生命救下女儿的行为,没有任何人能够去评头论足,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据她说,她当时见四周没有老虎出现,也没有警示牌,便误以为已经走出了东北虎园,所以她这才选择在这里下车并与丈夫换位置。

赵婧在医院昏迷了四天,让人有些欣慰的是,赵婧醒来的第一时间想起的是那个冲上来试图从虎口救下自己的母亲周琴,她询问自己的丈夫:母亲怎么了。

刘行为了不刺激到还处在危险期的赵婧,便谎称:“妈妈在另一个病房接受治疗,目前没有大碍,你先养好身体,等你好了再去看妈妈。”其实,赵婧的妈妈当时试图从虎口救下女儿的时候,她就已经丧命于虎口之下,送到医院时便宣告不治。

也就是在赵婧住院期间,“7뜣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新闻一出,便迅速登上了微博等各大平台热点事件榜首,瞬间就在网络上引起轩然。

一时间,流言蜚语四起,各种谣言与猜测满天飞,网络上出现了很多所谓“知情人”的现身说法,向公众描述着自己所知晓的所谓的真相。

当时曾有所谓的“知情者”说,赵婧之所以会下车并非是因为晕车,而是因为两口子吵架。

据这个“知情者”说:“车辆行驶至猛兽区的东北虎园里,年轻男女在车内发生口角,女子突然下车去拽男司机的车门,结果被蹿出来的老虎叼走。”

这个“知情者”的说法起初被《法制晚报》发表在微博上的《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两女游客遭老虎袭击1死1伤》文章所采用。

但是,后来《法制晚报》在第二天发表的纸质版上却删除了“年轻男女在车内发生口角”这句话。显然,这段话至少是没有实证去证明,并不是能被确定的事实真相。

而从园方事后发布的该起事件完整视频也看出,当时赵婧下车不像是吵架,因为如果是吵架,赵婧肯定会怒摔车门,而不会是推开车门。

“吵架说”虽然未被确认是事实真相,可是一经发出便被一些可以说是另有所图的人大肆传播,原本是查无实据的说法,在他们的笔下却变成为了铁证如山的存在。这些毫无根据的文章一经发布,随着事件热度的爆发而随之成为热文,便被一些不明真相的读者所接纳。

结果就是不明真相的读者纷纷站队,并随之从讨论事件本身引申到了对其个人的攻击上。

各种关于赵婧自身的谣言在网络上纷纷出现,有人说她是小三,有人说她医闹,有人说她是胡搅蛮缠的恶妇,但是这些说法后来都被证实纯粹就是莫须有的事情。

在赵婧家乡的论坛里,有人贴出了她的工作单位、学历、婚姻情况、家庭住址等隐私信息。这些信息被放到网上后,有人批评发帖者不该侵犯他人隐私,也有人对其评头论足。

面对着这些流言蜚语,甚至是恶意羞辱,赵婧显得很彷徨,也很无助,尤其是在得知母亲已去世的消息后,她更是陷入崩溃。

就事论事,在“老虎伤人事件”这件事上赵婧的责任无疑是最大的,但是网民恶意羞辱,甚至是侵犯他人隐私的行为,这也着实不可取,断不能提倡。

然而,赵婧虽彷徨和无助,也因母亲不幸离世陷入痛苦之中,但是从她之后的行为来看,她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当初在虎园开车门下车的举动是错误的,反而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园区没有管理到位且也没有劝阻到位而导致的。

单论此事,“老虎伤人事件”之所以发生,原因就在赵婧身上,却是怪不到动物园方的身上。

首先,赵婧在入园前,动物园方就将写有“进入猛兽区必须关好,锁好车门、车窗,禁止投喂食物,禁止下车”等内容的《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交予她查看并让她签字。

就算是如赵婧事后所说自己没有去细看并误以为这只是车辆登记表,进入园区后,园区的警示牌和广播也一直在反复提醒游客绝对不能在猛兽区下车。

当时,赵婧遇险的东北虎园就分布着100多个黄色的警示牌,警示牌上写着八大大字:珍爱生命,禁止下车。因此无论怎样,赵婧都应该清楚猛兽区是绝对不能下车的。

就算是退一万步说,就算赵婧既没看过责任协议书,也没有见过警示牌,更未听到提醒广播,可就算是常识,她也应该明白猛兽区是绝对不能下车的,毕竟猛兽区关着的可不是猫狗这样的小动物,而是老虎、狮子这样的猛兽。

但是,赵婧并没有选择去遵守规则,而是选择漠视规则,不顾园区内的警告也不顾常识,错误地选择在东北虎园开门下车。

更为错误的是,赵婧下车后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跟丈夫换座位,而是在外面与车内的丈夫攀谈起来,种种错误甚至是漠视规则的行为,最终让她的母亲命丧虎口,她自己也遭受重创。

首先,赵婧入园前,园方就已经通过《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告知其在猛兽区绝不能下车;其次,园方也在猛兽区内设置了大量的安全警示牌,单单是东北虎园就设置了100多块安全警示牌告诫游客不要下车,且也全程在猛兽区内反复广播,提醒游客切勿下车;

再是,园方还有巡逻车在猛兽区来回巡视,通过车载高音喇叭告诫沿途游客不要下车。当时赵婧下车时,后方的巡逻车也警告其赶紧上车;

最后,在赵婧被老虎拖走时,后方的3号巡逻车也迅速对老虎实施驱离措施,而后,动物园方救援人员也在最快时间内赶到,救下了赵婧和她的母亲并火速将她们送医救治。

也就是说,园方已经尽到了自己该负的责任,无论是在安全保障上,还是在现场救援上。

“老虎伤人”事件发生后,新华社曾发起“老虎伤人事件”责任在谁的调查,结果有90%网友认为责任“在游客,不遵守责任在先”,仅有6%网友认为责任“在园方,安全保障工作有漏洞”。

一、赵婧未遵守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对园区相关管理人员和其他游客的警示未予理会,擅自下车,导致其被虎攻击受伤;

二、周琴见女儿被虎拖走后,救女心切,未遵守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施救措施不当,导致其被虎攻击死亡。

认定事件原因是赵婧和其母“未遵守严禁下车的规定”,认定此事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她从内心深处就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过错,认为自己之所以会下车是因为动物园的警示牌没有做到位,且动物园工作人员也没有提醒到位,这才让她误认为自己已经出了东北虎园,继而才做出了下车这样错误的决定,从而也导致了母亲的离世,自己的重创。

2016年11月,赵婧与其父一起将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告上法庭,向其索赔母亲周琴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以及赵婧后续医疗整形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在内共计154万余元,其中死者周琴的索赔金额为124万余元,伤者赵婧的索赔金额暂定为30万余元。

法庭上,赵婧认为“事故发生时,园方没有积极下车救人,是母亲替园方承担了救人的责任,结果致死,所以园方应该承担所有责任。”由此可见赵婧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致使母亲离世不是在于动物园,而在于她自己,若是她能遵守规则,而不是漠视规则,她的母亲就不会死。

2020年11月12日,“八达岭老虎伤人案”终审判决维持原判,即动物园无责,无需赔偿,赵婧自行承担所有责任。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给赵婧和其家人带来的终将是一辈子无法忘怀的伤痛。那位伟大母亲的离世,想来无论如何,也能给赵婧带来一些警醒吧!

因为面部曾经被老虎撕咬,加之整容也几乎没有修复的可能,她被原来的单位辞退且再难以找到新工作,只能在家中做全职主妇。

“我尝试再去重新找一份工作,从而能让自己再次融入这个社会,但是脸上的疤痕太过明显,扭曲的下颌都会让面试我的人大惊失色,每次面试结束后,都遭到了对方给出的‘婉拒’”。

最开始的几年,因为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的面容会害怕,也害怕别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所以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外面,赵婧都会戴着口罩,从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近几年,随着时间的逝去,赵婧也渐渐释然,坦言:“我现在渐渐明白人们内心中的成见,就好似一座无法翻越的大山,无论你怎么样努力都别想搬动。所以现在我想通了,无惧他人,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现在,在亲朋好友面前赵菁已经可以摘下口罩,将脸露出来。

漠视规则,终将被规则反噬。敬畏规则,才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山西检察机关依法对杨随亭决定逮捕
Next post 牡丹1元硬币市价多少?单枚价值5000以上只有4个年份才珍贵